您好,欢迎来到建工七冶北京消防公司官方网站!

全国服务热线 18710155507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消防行业知识 > 致敬!天津爆炸受伤消防员:我不后悔干这行

致敬!天津爆炸受伤消防员:我不后悔干这行

编辑:北京消防公司 发布时间:2018-11-12

8月14日,记者在天津武警医院探望了当时身处现场,在爆炸后受伤的消防战士,他们为记者还原了当时的爆炸现场。

今年18岁 刚刚入伍11个月

肖旭:爆炸时感觉全世界都亮了

肖旭,天津市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八大街中队的战士,今年18岁,刚刚入伍11个月。据他描述,他们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消防员,当时已经睡觉了,听到警铃响起就立马穿衣服出发,不到十分钟,他们就到达了火场,看见现场火势凶猛,黑烟滚滚,并且时不时传来像爆竹一样的爆炸声。

然而,就在肖旭准备输水灭火的时候,爆炸突然发生了,班长喊大家找地方躲避。当时,离车近的战士跑向车旁,肖旭则跑向附近草丛,就在这时,第二次爆炸又发生了。

肖旭告诉记者,当时感觉全世界都亮了起来,自己也被气浪掀飞了。落地后他发现,四处都是弥漫的烟雾,非常呛鼻,天空中一直往下掉着火花,并且还夹杂着各种小的爆炸。混乱中,肖旭和受伤的战友走散,躲到了远处集装箱的后面,得以幸存下来。

躺在病床上的肖旭,仍在关注火情和战友的消息。他告诉记者,在新闻里看到有个熟悉的战友牺牲了,而这个战友刚过完23岁的生日,为此他感到很难受。目前,肖旭手脚有多处划伤和烫伤,受伤最严重的是头部。他说,很想念爸爸妈妈,但是不希望他们担心,因此给他们报了平安。

今年20岁 入伍3年

叶京春:干了这行,就不后悔

在肖旭的病房,还住着他的班长叶京春。班长今年20岁,已入伍3年,在这次火灾中,他是冲在最前面几位侦查员之一,他的任务就是查明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的火灾。

在病房里,叶京春告诉记者,自己当兵两年,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火灾。当时在现场,由于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着火,他需手持水枪一步步接近着火点,最终判断火情。然而,就在叶京春他们等待增援的时候,爆炸发生了。

在这次爆炸事故中,叶京春手和脸部烧伤,右腿被汽缸冲撞受伤。他对记者说,当时爆炸后到处都是大火和烟雾,身边也有人伤亡,自己也感到了恐惧,但是干了这行,就不后悔。

今年38岁 从事消防工作20多年

耿保卫:每次出警相当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

耿保卫是天津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的通信科科长,火灾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被派往现场,全面负责火灾现场的调度、指挥工作。

直到现在,耿保卫也不太清楚这场大火究竟是什么情形。耿保卫称,当时只知道是易燃易爆物发生着火,但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物品着火,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,化学品分为很多种,物品易燃易爆不一定意味着危险程度很高。

耿保卫今年38岁,从一名新兵到前方指挥员,20多年来他一直在消防部队工作。如此复杂的现场,对于这个老消防来讲,也是第一次遇到。大爆炸发生后,耿保卫在火灾现场昏迷了10个小时,之后,他被后续的救援部队发现,送进了医院。

耿保卫告诉记者,由于救火工作的不可预知性,危险系数非常高,可以说每一次出警就相当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。

在这次重大爆炸事故中,耿保卫、肖旭、叶京春等几百位官兵是第一拨赶到现场的参加灭火的。当爆炸发生后,他们也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。天津消防总队迅速启动第二拨救援。据消防局指挥中心信息称:2015年8月12日23时40分,也就是爆炸后五分多钟,天津消防再次调集9个消防中队35辆消防车赶赴增援。他们这次的任务不但是灭火,更重要的就是救人。

服役四年 自小觉得消防工作非常神圣

袁庆春:需要我们冲,我们就必须得冲

袁庆春,天津市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太湖路中队班长,他就是第二拨救援官兵中的一员,记者见到他时,他已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。

据了解,他们到达现场时,距离第二次爆炸大概十分钟左右。中队驻地的位置在二大街,而爆炸地点在九大街,第二次爆炸发生时,中队驻地的天花板和玻璃都被震碎,当时消防战士们都以为发生了地震。

到了事故现场,袁庆春他们迅速展开救援。据他讲述,到了现场后,他们不仅发现了大量被损毁的消防车,还发现了很多拉货的车和拉集装箱的车。由于车灯照到的范围有限,他们只得分组分散进行救援。

而在救人的同时,袁庆春他们自身也随时处于不安全的境地。尽管如此,袁庆春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救人,不管对方死了还是活着,必须把他救出来。袁庆春说,“我们只是听命令,让我们冲,我们必须得冲,让我们后退,我们就得后退”,因为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,已经没有考虑的时间了。

由于这次爆炸发生在一个危化品仓库,所以袁庆春他们每次都是背着空气呼吸机进入现场的,需要戴着面罩,背着氧气管。袁庆春说,戴着呼吸机工作基本坚持不了几分钟,达到极限后需要再次更换空气呼吸机,这次救援过程中,他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,已经无法统计。

袁庆春上学时就读于华北电力大学,他说他自小就觉得消防员这份工作很神圣,大学毕业后他如愿成了一名消防战士,现已在部队服役四年。袁庆春说,最初他认为消防员的任务就是救人,因此这份工作很神圣。但是工作越久,经历的危险越多,胆子也越来越小,这取决于自己的顾虑,还有家人带来的牵挂。

两年前,袁庆春曾经想要退伍,家中父母50多岁了,还有个妹妹,回家后他就可以照顾家人和朋友。但经过多方面的考虑后,袁庆春还是决定留在消防队。他说,待久了舍不得部队和战友,他把工作成了一种使命,想象着自己在保卫他人安全的同时,自己的家人也在被其他的消防战士保卫着,所以救别人的同时,就是在帮家里做事情。

袁庆春说,明年三月份自己就要结婚了,虽然女朋友知道自己的工作存在危险,但是她也很喜欢部队。

19岁战士周倜:意外来时可能自己永远不会知道

参谋长王西刚:迎着危险向前是一种习惯

王西刚,是天津市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的参谋长,爆炸发生当天他正在休假,之后,他迅速归队,在不间断的搜救了三十多小时后,他和战友终于找到了一位生还的战士。

王西刚和战友们找到的这位战士名叫周倜,他是此次爆炸中失联的消防战士中,迄今找到的第一位获救者。8月14日下午,记者在天津泰达医院见到了周倜,当时他正在接受治疗。

据医生介绍,周倜胸部受损严重,右侧第三根肋骨骨折,双肺纵隔积气;他的左侧小腿还有一个开放性伤口,已经伤到了骨头。经过检查,周倜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

在记者等待了6个小时之后,周倜的身体特征都趋于稳定,经周倜同意,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在采访中周倜表示,自己对第一次爆炸已经没有任何记忆,只记得自己躺在黄土上睡着了,特别难受。当时战友把他救出来的时候,他还在想自己出了什么事情。

周倜今年19岁,是天津市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八大街中队战士,湖南永州人,到今年9月入伍将满一年。火灾发生后,他是第一批赶往现场的灭火队员。他说,在救火的同时,有一点害怕,但是不会影响自己去救火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知道这份工作有多危险,就是当意外来的时候可能自己永远都不知道。

王西刚介绍,他们发现周倜的第一地点是在距离此次爆炸中心炸点20多米的位置。周倜清醒后第一句话就是“火灭了吗?”。这句话让参谋长王西刚百感交集。

王西刚说,作为指挥员,在火灾现场不得不命令大家冲向火场,但是作为兄弟,战友们如果牺牲,他会感到非常不安。他对记者说,自己心里想,“我要能替他们,我就替他们”。

王西刚说,这么多年以来,迎着危险往前冲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一种习惯。他说,不管自己穿不穿这身衣服,危险来临时,都会第一时间采取措施。

同类文章排行

新的资讯文章

返回顶部